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马斯克带货一码难求 Clubhouse还能火多久

作者: 刘佳 刘晓洁

[ 正如它的名字一样,Clubhouse的聊天氛围类似美国的club,房间里的所有语音都是实时进行,不能保存。一位使用者这样对记者谈起他的体验。同时使用环境也很随意,“不用在意在开车或者是在干吗,因为是语音聊天,想上麦就上一会儿,其他时间可以边听边做其他事儿。” ]

“你有邀请码吗?”

这是最近科技圈热议的话题。

一夜之间,Clubhouse火了。在“网红”马斯克的带货力挺下,这款即时语音聊天社交软件一路从国外火到国内。不过,因为App目前仍处于测试邀请阶段,必须有邀请码才能使用,而每一位注册用户都只能提供2个邀请码,可谓“一码难求”。

第一财经记者看到,有不少业内人士成立邀请码交流互助群,而在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,一个Clubhouse邀请码卖到了400元上下,在eBay上,这个价格是97美元。

“朝生暮死”的App行业无异于造星工厂,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能捧红一款明星产品。在普遍“火一把就死”的应用市场里,短期内急速暴涨的泡沫之后,Clubhouse能成为一个持续刚需的产品吗?

一夜爆红背后

事实上,这款近期引发现象级关注的App,在去年3月就已推出。当时,正值新冠疫情全球蔓延,人们开始居家隔离的时间点。几个月后,只有约1500个注册用户的Clubhouse拿到了硅谷风投公司 A16Z的1200万美元的首轮融资,估值约1亿美元。

上架不到一年的Clubhouse目前只接受邀请注册,并且暂时只有iOS版本。完成最新一轮融资后,Clubhouse估值升至10亿美元,已晋升“独角兽”行列。

简单定义Clubhouse,它就是一款即时语音聊天社交软件。用户可以在App界面选择加入其他人的房间,收听实时语音对话,也可以创建自己的房间,房间上限是5000人。如果对某个人的谈话很感兴趣,可以直接点击头像进行follow关注。

正如它的名字一样,Clubhouse的聊天氛围类似美国的club,或者中国的茶馆,房间里的所有语音都是实时进行,不能保存。“这里聊天的包袱不是很重。”一位使用者这样对记者谈起他的体验。同时使用环境也很随意,“不用在意在开车或者是在干吗,因为是语音聊天,想上麦就上一会儿,其他时间可以边听边做其他事儿。”

之所以Clubhouse突然爆火,网红马斯克功不可没。

洛杉矶时间1月31日(北京时间2月1日),马斯克在Twitter上预告了自己当晚将会加入Clubhouse进行在线分享,引爆网络,整个Twitter纷纷开始求一个邀请码,以登上Clubhouse,和马斯克“开房”同聊。

不过很快,这个房间就已经达到了上限5000人,要与大佬同处一个房间,也是要拼手速的。

在“开房”聊天过程中,马斯克回答了一些网友关注的问题,谈及SpaceX、Neuralink以及特斯拉这几家公司,并抛出了一些观点,包括“五年半内登火星”、“Neuralink将发布关于猴子用脑电波播放视频的新视频”,以及“特斯拉的目标是每年生产2000万辆轿车和卡车”。此外,在实时聊天过程中,最近处于风口浪尖的散户股票交易平台Robinhood的CEO ——Vlad Tenev也来串了下场,并遭到马斯克的犀利提问。

马斯克的影响力可见一斑,就在他结束直播后,Agora(声网)市值飙升44%,连并不相关的Clubhouse Media Group也跟着股价大涨,飙升超过100%。虽然尚未确认,外界猜测Agora(声网)为Clubhouse提供实时音频功能。

当然,“推特股神”这次不仅拉升了两只股票的价格,同样让Clubhouse这款App迅速破圈,火到了中国,微信朋友圈也上演了一场一码难求的火热景象。甚至国内创业者表示也要计划上线同类型产品。

还能火多久

爆火一阵再销声匿迹的App不在少数。对于Clubhouse的一夜爆红,外界存有疑问,这会是短期的热潮吗?即时语音聊天模式能否支撑它的长期发展?

在知乎“Clubhouse 这款社交软件为什么忽然这么火?”这一话题下,知乎达人Feng在回答里提到,短期来说,Clubhouse火的原因有三点:疫情红利、邀请制带来的优越感以及填补美国音频社交的空白。但对于Clubhouse的长期发展,他持谨慎的观望态度,Clubhouse“可能遇到国内音频社交App同样的发展瓶颈,如何控制社交质量和平衡匿名社交与实名社交”。

此外, Clubhouse目前的用户增长速度超过了它的技术积累,体验中,Clubhouse平台多次遇到崩溃问题。

近日第一财经记者在Clubhouse房间里参加了一场业内人士组织的产品讨论,有人把它当成播客,邀请大咖来演讲;有人把它当成语言交流房间,学习语言;文艺工作者可以使用它做节目、访谈;音乐人可以开一场音乐会;在办公场景里,可以进行远程电话会议。

上麦参与讨论的还有微车创始人兼CEO徐磊,他认为,“Clubhouse完全没有先进的技术,也没有新的产品形态,但是产品经理的把握很准,整合得很好,完全还原了真实的线下场景。”

Clubhouse的聊天模式就像一场茶话会,房间里一群人聊天,有一个管理人引导整个走向,用户作为听众默认闭麦,但可以选择举手发言,经过管理人的同意就可以上麦,同时管理人也可以随时邀请用户上来聊天。

“Clubhouse很有趣的一点是,破圈很快,一天的时间里可以接触到大量不同的人,快速形成社交关系,这种衍生的方式是近几年很难看到的。”徐磊说道。

Clubhouse聊天室里一位来自日本的程序员niko称,日本现在仍处于疫情期,有一种特色的应用场景,“大家会加入同一个房间,但谁也不说话,仅仅是营造一起工作的感觉,一种陪伴感。”

但也有人对它的可持续性存疑,一位体验了Clubhouse的用户对第一财经记者说,“如果信息流不能形成优质内容积淀,聊完就走,那还是依赖于对话的人本身的影响力。”他认为,Clubhouse会是一阵风,“纯语音流,类似pc web时代的YY语音和移动时代的tt语音,小众群体留存。”

持续运营背后,盈利模式也至关重要。

目前,Clubhouse的目标用户都是各界精英人群,内容打赏前景不无可能。在Clubhouse的讨论中,有参与者认为,这有点像早期的知乎。最开始Clubhouse入驻的是硅谷精英、创投界人士,后来邀请明星、企业家,现在平台仍是邀请制,这就限定了一个圈子。

同时,“目前的用户群体保证了,在这个平台切换房间,你可以随时随刻听见牛人发声,实现人与人高质量的知识输出。”一位在Clubhouse参与讨论的人士说。Clubhouse最大的价值还是在于人本身,能够有高质量的知识分享,这对话题的质量、主持人的质量、参与者的质量要求都很高。

而对比当年的知乎,最终开放注册后,参与的用户更加多元,如何保证优质的内容呈现或许会是一个挑战,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人谈话质量都很高。再加上实时音频对话的这种模式,如果不能保证在单位时间内获取到的信息的质量,会很大程度影响到用户的体验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» 马斯克带货一码难求 Clubhouse还能火多久